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正文

东航对口扶贫云南沧源、双江

网络整理 2019-06-17 02:16

原标题:东航对口扶贫云南沧源、双江:阿佤新歌声又起

d1.jpg

双江中学宏志班的主题班会活动中,刘绍勇勉励同学们好好学习,建设家乡,回馈社会(萧嘉宁/摄)

2019年4月,由东航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刘绍勇带领的调研组深入地处祖国西南边陲的云南省临沧市沧源、双江两县,检查、指导、督促定点脱贫攻坚工作。东航同沧源、双江两县并肩与贫困作战已经来到第16个年头,这也是近3年来刘绍勇第二次深入阿佤山腹地进行扶贫调研。这一次,他听到了那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两县脱贫摘帽已经顺利通过第三方评估。这一次,他代表东航郑重承诺:脱贫不脱责、帮扶不松劲儿,聚焦高质量、高水平、可持续,推进“脱贫攻坚战”向“帮扶持久战”转变。

一颗明珠的绽放

顺着横断山脉滚滚南下的澜沧江,在北回归线附近孕育了临沧这座城市。它是“世界佤乡”“天下茶仓”,是云贵高原上的一颗明珠。高山大川赋予了这座城市灵韵,却也成为拘囿它发展的层层阻碍。

“临沧贫穷落后的一大原因就是封闭。”临沧市委书记杨浩东一语道出了这颗明珠“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症结所在。

临沧市沧源佤族自治县曾经是一个老、少、边、山、穷“五位一体”的国家重点贫困县,从昆明驾车到沧源需要15个小时,并且路况不佳。2016年12月8日是一个令全世界佤族人民欢腾的日子,沧源佤山机场正式通航。在阿佤人民飞天梦成真的背后,东航功不可没。在前期,东航参与了沧源机场的规划建设和试飞工作;机场通航后,东航旋即开通了昆明—沧源航线,把15个小时的颠簸车程变成了50分钟的空中之旅。

临沧是云南省第三个拥有两座机场的州市,无论是在临沧机场还是沧源机场,东航的航班是最多的,也是坐得最满的。原因在于东航把昆明飞至临沧和沧源的航线定义为“扶贫航线”,每年在机票投入上对临沧地区进行航线补贴3亿多元,航线平均票价是市场价的一半,仅为600元左右。

2018年,东航涉及临沧、沧源相关航班运输旅客人数为45.59万人次,航班4318架次。根据国际民航组织的换算公式,东航每年的航空运输能够给当地贡献GDP8.25亿元,解决就业12500人。

“是东航的飞机一趟趟飞进佤乡,为临沧的人民群众带来了理想与远方!”在临沧市与东航召开的扶贫工作座谈会上,杨浩东激动地说道。

听到杨浩东发自肺腑的感受,刘绍勇更加坚定了心中的信念:“我们的航班还会不断地飞到临沧,让世界走进临沧,让临沧走向世界!”

东航的力量,不仅沟通了世界与佤乡,也让当地的物产走出了“深闺”。普洱、“冰岛”、滇红等定点扶贫地区茶农种植的茗茶走进了东航在各地的地面贵宾室和飞机客舱;东航食品公司与双江县沙河乡景亢村土鸡养殖专业合作社签订了土鸡供应合同,销售土鸡1000多只,并举办了多场农产品展销会;在东航云南有限公司办公区域,开了扶贫超市,由东航承担沧源、双江两县农产品的航空运输,累计已销售农产品260多万元。

除了依托自身力量之外,东航联合苏宁集团在沧源、双江两县开展电商帮扶活动,帮助两县相关农户规范和提高电商运营能力,帮助建立县、乡、村物流体系,打造新型的、优质的农产品产业链。参与调研的苏宁控股集团公共事务部副总经理卢燕红十分感慨地说:“当地农户需要的正是东航和苏宁携手的这种创新化的帮扶模式。”

一个村落的变迁

c7.jpg

在翁丁古寨“上班”的杨三倒大爷

蓄着一把白胡子的杨三倒大爷今年已经80岁了。每周有一天,他会穿上佤族传统服饰到翁丁古寨“上班”。翁丁古寨坐落在沧源县境内的大山之中,是国内保存最为完整的一个原生态佤族村,迄今为止已有400多年的历史。已经被开发成著名景区的翁丁古寨也是杨三倒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错落在山间的佤族传统杆栏式茅草房历尽百年风雨,虽说别具风情,但看起来破旧不堪,不大适宜居住。

c4.jpg

翁丁东航示范村

在古寨里值守了一天的杨三倒领到了45元的工资,随后骑上电动车,回到了1公里外的新居所——翁丁新村。只见新村中排列着一幢幢崭新的房屋,屋顶都插着飘扬的国旗。这些房屋保持着佤族传统建筑的样式,但从材料到结构都展现出现代化的风格。新村中,还配套有水、电、路、厨房、养殖小区、活动广场、文化室、卫生室等完善的基础设施。由古寨到新村不过短短1公里的路程,却能让人产生一种穿越时空的恍惚感。而这座新村还有另一个名字——东航示范村。东航投入的近500万元援建资金,让105户群众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唐兵带队在翁丁村调研,实地查看了翁丁东航示范村、卫生室建设情况(萧嘉宁/摄)